Home | Contact

金算盘最快开奖现场 2016马会资料大全 www89699com 本港台现场手机报码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纪伯伦散文诗集

2017-09-24 10:50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泪与笑》(阿文音译为Dam‘ah Wa lbtis mah/英译为A Tear and a Smile)是纪伯伦第一批散文诗的合集,也是他写得最美的散文诗集之一。加上引子和结语共有56篇作品,内容非常丰富;该集正式出版于1913年,但其中的篇章早在1903年至1908年就已写出并发表了。刊载这些文学小品的是在发行的阿拉伯《报》。该报的主持人是纪伯伦的一位,名叫纳希L·阿利达。正是由于这位慧眼独具的出版家的鼓励和,《泪与笑》才得以结集出版。第二个十年开始前后,纪伯伦已受到尼采哲学的影响,他对《泪与笑》中流露出的哀怨、痛苦和倾诉已经表示出否定态度,甚至对再次出版表示愧怍不安,但最终还是同意出版了。这一过程的前前后后在纳希L·阿里德撰写的序言中均有记载。

  《泪与笑》从一开始就展现了纪伯伦最关心的文学主题:爱与美,大自然,生命哲学,主义,社会,诗人的和孤独,等等。这个集于中的全部散文诗作,已预示了纪伯伦一生的创作方向,也集中反映出纪伯伦的艺术风格发展趋势。

  在《美》、《在美神的宝座前》等文里,作者把美当作教,当作主神;认为美中才有真理,才有;美是智者哲人登上真理宝座的阶梯美以使人的灵魂反璞至大自然。在《幸福的家园》。《情侣》等篇目,他把爱与美比作一对情侣,而把智慧说成是这对情侣的女儿。在纪伯伦描绘的生命流程中,爱与美是他的小发点,也是他的终点,他最终是要回到爱与美的大海中去的。

  《火写的字》一文表现了纪伯伦积极的人生哲学,对人生、未来充满信心。他一反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那声名用水书写的观点,而提出声名用火写在天空。他相信人类走过铺满荆棘的道,穿过人生黑夜的阴影之后,黎明终将会到来。在《》一文中,描绘出自己与青春结伴而行,而希望则在前面引飞奔的理想的人生道。《在日光下》一文,指出人生有其意义,并非,人生是克服艰辛,,向真理运行的。从副题上看,是有意否定圣经《书》所谓人生的悲观论的。

  《泪与笑》中有许多篇章是直接针对人类社会中的不义和的。作者通过《》出一个、荒诞的世界:我看到祭司们像狐狸般老奸巨猾;的帝王在千方百计地笼络多如牛毛,他们两眼仰望天空,心却埋在的坟墓中,可怜的穷人在耕种,富豪却去收获。《茅屋与之间》、《两个孩子》用对比的手法,展示了人类在岁月舞台上长年演出的悲剧,了那些为这悲剧喝彩叫好的观众。《罪犯》的社会把变成凶手飞哑巴畜牲》通过一只受尽了人的的护家犬,如何逃离了那片不讲、没有的土地,形象地厂那些被社会抛弃的人们的悲惨命运。一部分作品的社会性,与纪伯伦小说的社会性在激烈程度上、深刻性上,都不相上下,具有震撼的力量。

  《泪与笑》也涉及了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主题,《相会》通过历史的追忆,表现黎巴嫩之子与尼罗河仙女之间的爱情,实际上丁阿拉伯世界各民族之间的手足之情。《时世与民族》以历史老人的深沉目光,审视了民族的兴衰,阐述了一种历史哲学。作者借时光老人之口,指出东方:—些民族的衰落,不过是一种必要的沉睡,随之而宋的将是朝气蓬勃,充满活力。

  纪伯伦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是和他的人类一体观相联系着的。他认为祖国和世界是统一的,不是对立的。在《致者》中他提出:整个地球都是我的祖国,所有的人类都是我的乡亲。在《诗人的声音》中,更具体阐述了自己的这一立场。他说:人类划分成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集体,分属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而我认为自己却既不属于任何一国,又不属于任何一地。因为整个地球都是我的祖国,整个人类都是我的兄弟;因为我觉得,人类本来就不够强,把自己肢解得零七碎八,岂不,地球本来就不够大,再分成大大小小的国家,岂非太傻?所以他说:我爱故乡,更爱整个的大地。他反对和爱国主义之名占侵略邻国,这是典型的人类一体论,地球家园沦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民族沙文主义和民族复仇主义的叫嚷甚嚣尘上的时候,发出这种充满的,喊出你是人,我爱你,我的兄弟!这样的口号,充分说明了纪伯伦的和。

  《泪与笑》也是纪伯伦价值观和人生理想的—次集中展示。在《之间》、《致我的穷朋友》等篇章内,我们可以看到体现他价值观的最重要、最关键的字眼:生命、,、、,线;,当然还有纪伯伦神庙里的主神爱与美。在《展望未来》、《幻想女王》等篇章中。我们则可以看到他的社会理想,未界的蓝图,一那是一个没有贫者、没有医生、没有教士、没有律师,人人平等的世界。

  《泪与笑》中最优美、最有韵味的抒情散文诗,恐怕当推《组歌》中的《浪之歌》、《雨之歌》、《美之歌》以及《花之歌》诸篇了。这几昌-作品情思交融,婉约清丽,晶莹剔透,称得上是散文诗中的上乘之作,深受读者喜爱,把它们视作散文诗的典范或标准亦无不可。这几篇作品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们十分难得地实现了一般诗作难以达到的自然这一目标。这篇篇佳作,既显示出真实的外在的自然,又显露出清淳的内在的自然,并通过从自然中选取的种种意象,将情、理、景融为一体,没有一点斧凿的痕迹,实属上乘。

  卡里·纪伯伦,于1883年1月6日生于黎巴嫩一处名叫布雪里的地方。布雪里位于称巴嫩的“圣谷”瓦第·卡地沙悬崖旁的平原之上,卡地沙以其丰沛的水源和青绿的柏树林闻名,当地居民称这引起柏树林为”的柏树林”,而今,人们称纪伯伦家旁边的柏树为“神圣的柏树”。纪伯伦的童年便是在“神圣的柏树”下度过的。纪伯伦生长在一个教气息浓厚的家庭中。母亲卡蜜拉是一位民龙的女儿,美丽聪慧,多才多艺。在和纪伯伦的父亲结婚之前,是一寡妇,育有一子——彼得。嫁给纪伯伦的父亲之后,所生的头一胎便是纪伯伦,后来又陆续生下两个女儿——苏妲娜和玛丽安娜。童年时期,纪伯伦的母亲亲自教他阿拉伯文和法文,以后,又请家庭教师教他英文。1888年纪伯伦随母亲和哥哥彼得与两个妹移居美国,父亲为了守护家中的产业仍然留在故乡。到达美国之后,彼得以经营杂货店维持生计,而纪伯伦继续求学。在学校中,纪伯伦的表现相当优异。1897年纪伯伦返回黎巴嫩以便接受祖国的教育,于是他讲入贝鲁特的一所大学就读,继续研读阿拉伯文和法文,并且选修了医学、国际法及教史和音乐等课程。1898年,暑假期间,纪伯伦随父亲旅游中东各地。心灵豁然开朗,开始以丰富的思维和充沛的情感架构自己的生命。十五岁时,他以阿拉伯文写下《先知》的初稿,并主编一份文学与哲学刊物,名为《真理》。十六岁时发表了第一篇散文诗。